字体
关灯
返回上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 请叫我仙尊都市之仙尊归来超级红包群都市极品邪僧大马主重生之我是松狮犬重生之网络争霸霍格沃茨之血脉巫师当医生开了外挂我是葫芦仙山野修士学神智慧科技系统
    下午的飞行简报室里女飞班整整齐齐地坐在那里,李战和萧正阳也在,气氛很是凝重,并且有一些紧张的味道。

    今天是最后一天,女飞们昨天完成了空靶实弹射击,今天完成了地靶实弹射击,此时在等着最终结果的公布。

    负责考核的不是萧正阳和李战,而是空司下来了一个考核组,严格把关亲自考核。所有的实弹射击结束之后,考核组再全面进行分析,最终给出结果——哪些人通过战斗资格考核,哪些还需要继续努力。

    比起放单飞,这才是真正的大考。

    李战的要求不高,只要有一名女飞获得战斗资格,他过去二十天的努力耕耘就没有白费,也证明了他的教学方案是可行的。在完成高教机的基础上,改装三代机训练并且拿到战斗资格只花了二十天,意义十分重大,具有明显的战时飞行员培训特征。这简直就是地方上的驾驶证速成班。

    看上去他比其他人更加紧张,走来走去走来走去,一会儿站在窗户那里驻足往外眺望,看轰炸机师那庞大的轰-6K起飞降落,一会儿走到门口那里四处张望希望早些看到考核组的车。

    女飞们当然很紧张,然后就是不舍,马上就要分离了。

    李战经历过太多的悲欢离合了,岗位的转换尚且不能撼动他那坚如磐石的神经,更别说眼下这样的短期任务。他更像是焦急等待孩子高考成绩的老父亲,坐立不安举止异常思维跳脱。

    “萧大,顶级基地据说要扩编了?”李战再次走回来,随口地问了萧正阳一句。

    结果萧正阳正要回答,李战就又说,“好事,空军也该有个综合试验基地了,以后海航也可以用,蛮好。”

    萧正阳于是就明白了,李战这厮根本就没想着他回答,只是随意找个话头说一说缓解紧张的情绪。

    “你别晃来晃去了,晃得我脑袋都晕了,我说你紧张什么?结果早晚要出来,你怎么跟等老婆生孩子一样?”萧正阳摇头说。

    女飞们忍不住笑出声。

    李战瞪了一眼笑得呲牙咧嘴的女飞们,昂了昂下巴说,“我这是紧张吗?我这是替你们紧张,你们倒好,没心没肺的还笑得出来。”

    “教员,我们都问过了,放单飞后就有了歼十战机的准飞资质,实弹射击科目属于进阶科目,其实根本就没有什么战斗飞行资格这回事,您特意混淆概念忽悠了我们。”乌冬冬胆子大,嘿嘿笑着一副“我们搞清楚你这个渣男的诡计”了的表情。

    李战一愣,嘴角抽了抽,有些小尴尬,求助地看向萧正阳,后者摊了摊手给了一个“你自找”的表情。

    “咳咳咳,这个事情不是你们想象中的那样的,听我解释。”

    “我们不听我们不停!”当然,这样的话女飞是不敢说出口的,这是部队!

    李战说,“当然,普通部队的确没有战斗飞行资格这个说法,但是有例外啊。比如我们舰载战斗机部队,光是起降就有好几个资质考核,囊括了各种情形的,你没拿到相关资质是不能进行对应的飞行的。”

    “你们是精英中的精英啊,千挑万选出来的,空司领导很重视。光是会飞说服力不大,好歹得会起码的打吧?不要求你们每一位都能做到,好歹你有那么两三位能做到吧?再说了就是简单的空靶地靶射击,没有预设其他敌情环境。其实这个要求是很低的了。”

    吕晓然说,“那是常规条件下的要求,可我们只有二十天的训练时间啊!”

    “咦?”李战惊讶了,下意识的战术后仰重新观察着女飞们。

    居然忽悠不了了,然后才意识到对女飞们来说魔鬼特训般的改装训练结束了,没了高压没了每天动辄十几个小时的训练,脑子一下子活泛了起来,自然就不能同日而语了。

    李战于是不狡辩了,摊手说道,“好吧,的确是我夹带了私货,但是归根结底是为你们好啊,你们不是想去战斗部队吗,没点本事战斗部队可不要。”

    终于让教员输了一阵,女飞们开心的笑了。

    聊起来气氛就没那么紧张压抑了,女飞们想抓紧机会多和教员说说话多问几问题的时候,外面响起一阵汽车发动机的声音,随即脚步声越拉越近。大家都不约而同的停下来动作目光锁定门口处。

    李战不由的站直了,盯着门口。

    考核组组长和两位副组长大步走进来,和萧正阳打了招呼,组长笑着径直走向李战,李战向他敬礼,组长还礼,把牛皮档案袋递给李战,和李战握手,“我觉得应该由教员来宣布,这个权利属于教员。”

    “谢谢领导!”

    李战走到队伍前慢慢打开档案袋,女飞们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仿佛档案袋里装着的是当年的高考成绩。

    考核组的组长副组长表情都很轻松很高兴,李战心里有底了,暗暗想着,这么一看估计得有至少三人通过了考核拿到进入战斗部队工作的敲门砖,也就是所谓的战斗飞行资格。十六人中三人通过,约五分之一的通过率,这是他心目中认为最理想的成绩了。

    他慢慢的取出记录着最后成绩的还热乎着的A4纸,当他看清楚了上面的内容后,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惊讶得嘴巴能塞进去一颗鸡蛋。

    “全部通过!”

    离栅猛地举起成绩单大喊着宣布。

    女飞们先是死一般寂静,然后居然猛地站起来跳起来狂舞着双手激动地大呼小叫,也不怕有领导在场了。飞行简报室顿时变成狂舞现场。不敢奢望的结果真真实实的落在了自己身上,从未想过能考入“985”的中下水平学生居然迎来了西交大的录取通知书,那种感觉,真的很爽!

    继而是相拥痛苦,一边尖叫一边痛哭,将过去二十天里的辛酸苦辣全都释放了出来。直到这一刻她们才真正的开始享受成果,而仅仅数秒钟之前她们依然绷着那根随时准备接受高强度训练的弦。

    考核组领导和萧正阳、李战打了招呼到了恭喜之后悄然离去了,快乐的时光是属于女飞们的,她们以女性的坚强和强悍的意志力完成了二十天的特别改装训练,而现在,她们迎来了收获。

    这个结果对李战来说是他职业生涯中的又一个里程牌。他的飞行技术公认的高超,他的作战能力更是世界公认的强悍,他也许是世界上最年轻的超级王牌了。在这一方面,在大家看来他已经站在了巅峰。

    如果让他发挥出更大的作用,带出一大批优秀的飞行员来,一直是上级领导机关考虑的问题。忙中偷闲地把他从海航飞鲨抽调过来带女飞班显然是有考验他的教学能力的目的。而对李战个人来说,从个人技术到把个人技术进行扩散,代表着他的专业能力进入了一个全新的阶段。

    女飞班全员通过战斗飞行考核是对李战一个极大的肯定。

    他心满意足了,未来年龄到了停飞了,至少可以做做地面教学工作,哪怕不能带飞。转业开民航?这辈子都不可能开民航的,只能一生不羁爱打仗。

    李战和萧正阳说了几句话后悄然离开了,外面通勤车等着,上了车后直奔小招待所收拾行李然后直奔机场返回糊涂岛。

    在他出门的时候吕晓然就注意到了,连忙问萧正阳,“萧大,教员干什么去了?”

    这个时候大家都安静下来了,抹眼泪平复心情。

    萧正阳说,“你们教员今天要返回原单位,订的两个小时候的航班,所以他现在必须要赶往机场了。他托我向你们道别,托我……哎哎哎哎你们跑什么啊!还有没有组织纪律了啊!”

    他话没说完女飞们就疯了一般往外冲了。

    “嗨!这,这都什么事啊!”萧正阳唉声叹气。

    李战收拾好行李出门,刚出小招待所,就愣住了。十六名貌美如花的女飞整整齐齐的列队,眼中带泪地看着他。

    看样子做不到悄悄离开不带走一些情丝了。

    他走到队伍前面把背囊放在脚边,一个个地打量着女飞们。神情严肃紧紧抿着嘴的小宋佳式吕晓然,娃娃脸的乌冬冬,异域风情的阿依慕,坚毅果敢的余绪妹……他一个个的看过去,认认真真的看。

    “我把你们每一位都记住了,记在了脑子里。”李战点了点自己的太阳穴,“从你们的战斗考核结果出来的那一刻,我的教员身份终止了。站在老兵的角度,送你们几句话。”

    “飞行是勇敢者的事业,任何时候都不能失去勇气;安全永远是相对的,既不能心存侥幸也不能教条主义;战斗是战斗飞行员的唯一特征,战场意识很重要;战场中最好的生存法则永远是先敌开火。”

    简简单单几句话,没有任何情感的职业忠告,总结了李战过去数十次实战经验。

    他立正,向女飞们敬礼,最后抱拳,终于露出了笑容,“祝诸位鹏程万里!”

    提起迷彩背囊毅然转身离去。

    女飞们全都哭了,泪眼婆娑。严明的纪律控制住了她们要冲过去拥抱李战的欲望,多年的训练让她们在拼命控制着自己的情绪。

    乌冬冬突然冲李战的背影大喊:“李战教员我爱你!”

    整支队伍齐声大喊:“李战教员我们爱你!”

    机关楼那边许多办公室里冒出了许多脑袋望着这边看,远远的看着李战上车的样子,心里默默地感慨,也许这就是帅的烦恼吧!

    PS:3000/20000。分子分母除了一下,好记。本书连载至今日没有就阅读平台问题呼吁过,今天正式呼吁一下订阅,希望有条件的弟兄们能通过起点读书APP订阅阅读,只有该首发平台的月票才有效果,作者也才能拿到千字0.015元钱的稿费。这是作为退役军人的步枪,唯一的饭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