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上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 漫威中的上古卷轴终极至尊兵王时钟游戏女神的最强高手神魂丹帝漫步动漫世界全职国医关于我转生在日本的这档事旧世之烬鉴宝金瞳摄政大明大叔,轻轻吻
    这里是什么地方?

    这群人为什么凶神恶煞的看着我?

    林洛只觉得大脑一片空白,甚至连身体四肢也感觉不到,好像一个全身瘫痪的病人一样。

    我不是在和朋友聚会喝酒,然后到厕所解手嘛……

    怎么眼前一黑就到了现在这个地方?

    林洛身边围着一堆人,手里拿着刀剑,一身的酒气也被这明晃晃的刀光剑影闪的无影无踪。

    手上的长剑又是怎么回事?

    还没等他搞清楚,正对他的人突然就冲了上来,林洛还没来来得及喊出“少侠手下留情!”的话,胸口传来的剧痛就让他浑身一震。接着就是恍惚、晕眩、恍惚、晕眩。

    这疼痛还是其次,林洛醉酒刚被眼前的一切吓清醒,又在遭到疼痛后再次陷入恍惚,天地仿佛都要颠倒一般。恍惚中,林洛扫到一个身穿浅绿色长裙的美丽女子,眼神复杂的看向他。

    这女人生的好生漂亮!

    这是林洛最后的想法了。莫名其妙的出现在这里,林洛大抵上已经把这当做一场梦,卷袖执剑入江湖,长衫秀发潇洒无边,就是这结局有点惨,被人一掌击毙……

    林洛还没喘几口气,又重新进入无边无际的黑暗中。

    见林洛倒过去,一个大汉提着环口大刀就朝他劈来,要不是长裙美女一剑抵住刀脊,林洛怕真就成了刀下之鬼了。

    “我师父虽然出了意外,但这岐山剑派也不是你们这些宵小闯的了的!”绿衫女子怒目而视,柔和的柳叶眉倒立挺直,长剑一横侧在身前,顿时气势非凡,逼得几人不敢上前。

    站在前面的,刚才一拳打昏林洛和随后想要提刀取林洛性命的两个大汉,也都被女子骇人拼命的气势所怔住。

    眼神瞟到随行来的兄弟得手,大汉把刀朝肩上一扛,换做一副江湖儿女慷慨仗义的表情,“斳女侠说笑了,我等怎么敢对岐山剑派的掌门人如何?这次来不过是为了悼念一下斳老先生,顺便和林掌门切磋切磋武艺。”

    “悼念!?”绿衫女子怒气更甚,眼神仿佛要喷出火来。

    见到女子有暴起之势,几人相互交换了下眼神,抱拳道“既然如此,在下和诸位弟兄先行离去,还请斳女侠节哀顺变。”话虽如此,但是几人脸上全然一副得逞后的奸笑。

    几人退去,绿衫女子微微咬了咬芳唇,长剑入鞘,随后走到昏倒在地的林洛身旁,神色复杂的瞧了会儿,扶起林洛朝回走去。

    “嘿,这顶梁柱斳掌门出了事,风光的岐山剑派就成了这副落魄模样。还有啊,这岐山剑派现任掌门还真够废物的!”

    “唐哥一拳就把那小子打昏在地,看来唐哥也是掌门人的水平啊!”

    “对了对了,兄弟几个都顺到什么好东西了?”

    “说到这个我就来气,这消息传得也太快了,岐山剑派的好东西早让别人顺走了,我们就翻到些瓶瓶罐罐,书法字画,眼瞅着还能卖几个钱。”

    这群人说话并没有故意压低声音,以至于全让女子听在耳中,心中更是无比复杂,“父亲临走前为什么要将掌门之位传给师弟……”

    将林洛放到床上,看着已经被搬的空无几物的门派,女子心底充满了伤感,所谓的树倒猢狲散也不过如此吧。

    …………

    林洛昏了过去,他做了很多梦。这些梦全都是支离破碎的,让他浑身难受。一会儿他在练剑,一会儿又在读书,还有一个留着胡子的师父在对他训话。虽然情节很跳,零零碎碎的无法联系起来,但是林洛注意到,这些梦都是讲的同一个人的事情。

    辣块妈妈的!

    林洛不傻,反而很聪明。

    作为一位摸着八零后尾巴出生的年轻人,又经过电子信息大爆炸的e时代熏陶,从武侠、玄幻网络文学摸爬滚打一路走过来的年轻人,眼前发生的这一切很容易解释嘛!

    他遇到穿越了!还是该死的魂穿!

    不是什么喝醉酒做梦,这是实实在在的穿越。刚才那些支离破碎的情景,都是之前这位身体的主人,也叫做林洛的年轻人留下来的。

    两个林洛的生活轨迹也是出奇的相似。同样的被人遗弃,在一个雪夜被送到幼儿园、山门口,被院长和掌门人收留。之后就是一路小学、中学、大学这么走过来,刚毕业和寝室几个兄弟喝散伙酒呢,这就来到这里了。

    另一个呢,虽然被带进了剑派,可从来表现出来都不是一个练武的好苗子,倒是天天捧着儒门圣人孔丘的《论语》读个不停。虽然儒门一门三圣人,还有七十二“君”,为江湖人所津津乐道,也是最为强大的门派之一,但是只有这《论语》,没有心法,他也练不出浩然正气啊!

    不过掌门从来也没限制过他,喜欢做什么就做什么,溺爱之情丝毫不亚于林洛的师姐,也就是掌门的亲生女儿,最后应约之时还将掌门人之位传给了他。

    同样叫做林洛的年轻人的记忆在脑海中过了一遍之后,林洛其实也早就清醒,只不过……胸口还有些疼。

    从床上翻起身,硬邦邦的床板硌的林洛腰疼,床是古代的红木雕花牙床,可是上面没有任何垫子,只有冰凉的一张床板。林洛睡惯了软床,还从未有过睡床板的经历,更别说是这一类古色古香的红木床。

    看了看自己,似乎没有什么不同。眼前的双手看上去也很熟悉,除了手掌、虎口处有一层厚厚的与年龄不符的老茧。下意识的摸了摸脸颊,一切都还是熟悉的感觉,除了一头的长发,让他感觉自己像个女人。总的来说,林洛还算松了一口气。

    本来是想找一面铜镜瞧一瞧具体的模样,但是整个屋子里,除了这张大床搬不走,其他仿佛被强盗入室,洗劫一空的样子,连一张桌子都没有留下。

    林洛还真猜对了,这岐山剑派的的确确是被洗劫了,洗劫一空。

    虽然是魂穿,但是身体还和林洛的一模一样,连名字都是。林洛装模作样的点了点头“嗯,平行宇宙,我懂!我懂!”

    门被缓缓推开,将林洛吓了一跳。在二十一世纪,接受的信息多了,无奇不有。林洛处在这么一个陌生的环境下,自然下意识的提防。

    不过进门的,却是在晕倒前惊鸿一瞥的浅绿色古装美女,手中还端着一大碗汤药。不是林洛鼻子灵敏,而是开门之后涌进来浓重泛苦的中药味。

    女子脸上也不是冷冰冰古波不惊,微微蹙眉似乎对林洛有什么不满。

    “掌门师弟,你的伤还没好,怎么不上床好好休息?你受的是内伤,若不好好调理,会落下病根的。”

    林洛差点就翻了个卫生眼,这床这么硌,躺上去更受罪!

    “不必了,我现在感觉好多了。”虽然胸口还不时传来刺痛,但林洛也不想去趴在床板上。他现在好奇的紧,活了二十多年,没想到今天顺应潮流成了穿越众的其中一员。小说里不是说过嘛,穿越众无敌!

    他不能混的比其他前辈差啊!

    见到林洛执意如此,绿衫女子只是微叹一口气,扶着林洛重新坐回到床边。然后将一碗汤药递到林洛手中让他喝掉。

    林洛一手捏着鼻子,一手端着药朝嘴里灌去。小时候院长逼他喝药的时候,他就是这么做的。

    同时,林洛也在分析着现在的情况。

    脑海里的记忆有些凌乱不堪,林洛也再提取不出来什么,这原主人的生活比他还枯燥,简直可以用那句“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概括了。

    很明显,林洛现在所处的环境,应该是中国古代,或者是一个类似于中国古代的环境,刚才这绿衫女子又称他“掌门师弟”,显然这具被林洛占据身体的主人,以前也是一派之掌,似乎一切看起来都挺不错的,不是吗?

    只是有一点,林洛发现这个比他大不了多少的师姐,似乎不怎么待见她。认识她短短几个照面,似乎她脸上最多的表情就是蹙眉了……

    林洛觉得他掌握的信息太少了,什么都还不清楚,以后要怎么混出个样子来?而且联想到自己昏迷之前被打……似乎事情也没那么简单!

    林洛失魂的样子全然落入了绿衫女子的眼帘,略微有些担心的问到“师弟,喝完药就早些歇息吧。”

    林洛酝酿了一下,眉头挤作一团看上去十分纠结,“师姐,我们这是……在哪里啊?还有,为什么很多以前的事情我都想不起来了?”林洛这是在装失忆,不仅可以套出信息,还能保证自己不露马脚,新时代青年的反应果然迅捷,啊哈哈!

    绿衫女子脸色变得很古怪,眼神也上下打量着林洛,最终怯生生的伸出手搭在林洛的脑门上,“掌门师弟,你莫不是失忆了?”

    林洛一脸恍惚状,点了点头,“拼命想,脑海里支离破碎乱的很,一会儿练剑一会儿看书。只记得你脸熟,是我师姐,甚至连名字都叫不出了。”

    绿衫女子脸色突变,就连刚才的恼怒也消失不见,只剩下惊讶,见林洛一双眸子清澈,不似作假,心中仿佛丢了一块儿,空落落的说不出的感觉。

    “那,爹爹临行前将掌门之位传给你,你还曾记得?”女子似有不甘,抓着林洛的衣袖问到。这个便宜师姐本来就生的绝色,现在惶恐的好像只有一根救命稻草,泛着一丝楚楚可怜,让林洛有种拥入怀里好好怜惜的冲动。

    “师父……我记得他的样貌,可名字就……”林洛止了口,他说的也是实话,对于他一个从小无父无母的孤儿,院长就是他的父亲!在支离破碎的记忆里,那位掌门对林洛也是极好的,这让他也对那个便宜师父,便宜掌门产生了好感。

    听到自己师弟说出这番话,那女子的脸色愈发的苦楚,爹爹意外出事,门派也陷落,连师弟也犯了离魂症。“师弟,我姓斳,名云昕。”说到自己姓名的时候,女子脸上泛出一丝羞涩。

    似乎在古代,女子芳名是不能乱说的吧?

    林洛没有深究,随后就着失忆这条线,林洛和斳云昕搭上了话,谈起了现在的情况。

    说了几句,联系到之前的情景,林洛很快就勾画出整个事情的脉络来。

    有个便宜师傅,也姓斳!没错,就是斳云昕的父亲,林洛的师傅。不过一个月前外出觐见赵王,归途中遭遇不明身份人的袭击,嗝屁了!

    这个门派叫做岐山剑派,而林洛现在就是岐山剑派的掌门。不过,今天被几个前来浑水摸鱼的混混打昏了,这名声怕是已经完了!

    简单来说,除了有个不冷不热的师姐之外,就没什么了。

    “岐山?”林洛眉头一皱,这个名字很熟悉啊……

    “师弟是否想起些什么?”斳云昕赶紧问到。林洛失忆,在她来说算是爹爹遇难后最打击的消息,又在门派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虽然师弟功夫不济,但毕竟是个男人。现在他又失忆,这种感觉就仿佛连最后一位战友都离去。

    林洛抬头,双眼上翻,心底嘀咕好想念岐山臊子面,不知道这辈子还有没有机会吃到……

    见林洛默然不答,斳云昕仿佛又看到了那个呆头呆脑,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的师弟。

    她是女儿身,注定没法成为岐山剑派的掌门,这在她一出手便定下了。或许是上天赐福,在斳云昕出身后第三天,林洛就被人放在了岐山剑派的门口。一见是个带把儿的,还没人要,这可把斳掌门高兴坏了,顺便当成亲手儿子一样养着,甚至比对她都要好。

    甚至在弱冠之礼上,父亲还表示要将她嫁给师弟,共同操持整个门派……

    可是师弟向来武艺不精,只爱趴在屋子里看书,剑法虽然练的勤,但是丝毫没有天分,这个样子如何振兴门派?如何为爹爹报仇?

    “师弟,师傅说过了,振兴门派的重任就交给你了……”

    林洛还没反应过来,只觉得这句话好生耳熟,接着就听到了令他瞠目结舌的一句话。

    “你要是做不出一点成绩,又拿什么迎娶我!?”说罢,不知是羞得还是气的,也没再瞧林洛,抢过林洛手中的空碗转身出了门。

    ps这是婉君2013年时候写的老书了,因为版权到期现在发到,大家喜欢的可以支持一下。掌门流的开局套路有参考《史上第一掌门》,所以开局剧情不要奇怪哦,但重点还是放在战国争霸,百家齐鸣方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