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上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 旷世神婿小说旷世神婿全文免费阅读神级狂婿岳风神级狂婿全文免费阅读废婿翻身岳风柳萱全文免费阅读岳风柳萱全文阅读逆战苍穹赘婿当家亲爱的绵羊先生大修炼系统仙尊奶爸叶辰南狂仙尊叶辰苏雨涵
    但为了抵抗周围的毒雾,内力消耗的差不多了,不按照岳风说的去做,会死在这里的,一想到被毒雾腐蚀而死,华玲娇躯发颤,不寒而栗。

    终于,心里经过一番挣扎,华玲只好接受现实,咬着嘴唇,走过去贴着岳风的怀里,共用兽皮衣。

    好香啊。

    这一瞬间,岳风闻到一股芳香扑面而来,整个人都要迷醉了,一双眼睛,也是忍不住近距离打量华玲。

    不得不说,这华玲的身材,简直太完美了。

    此时,两人的身子紧紧贴着,很是暧昧,此时,若是有血刺其他队员在场的话,绝对会目瞪口呆。

    平日里高高在上的队长,天不怕地不怕,竟然对岳风妥协了。

    感受到岳风笑眯眯的目光,华玲咬着嘴唇,都要咬出血了,浑身不自在,却又不敢乱动。

    因为一乱动,肌肤就会暴露空气中,被毒雾腐蚀。

    “风涛,等下到了安全地方,你不要对我有坏心思,不然,我宁死也不会放过你。”

    “你想多了,我对你没兴趣。”

    “你....”

    不知道走了多久,岳风和华玲终于走出了毒雾笼罩的区域。

    岳风从灵兽囊拿出一张兽皮,给华玲简单做了一件外套。

    “你....”华玲气的不行,狠狠瞪着岳风:“你身上有兽皮,为什么现在才拿出来。”这个风涛真是可恶,自己又被他耍了。

    岳风哭笑不得:“我若是在刚才的地方用兽皮做衣,你能扛得住那些毒雾吗?”

    听到这话,华玲俏脸涨红,一时说不出话来。

    “风涛,我警告你,刚才的事儿,你要是敢说出去,我饶不了你。”华玲看着岳风,无比羞怒的说道。

    说这些的时候,华玲心里说不出的羞怒和郁闷。

    自己好歹也是血刺佣兵队的队长,冰清玉洁,可刚才,竟然和岳风近距离的待了那么久。

    要是这事儿传出去了,自己那些队员还怎么看自己?

    岳风假装没听清楚,掏了掏耳朵,笑眯眯的说道:“华小姐,你说的我听不明白啊,刚才咱们俩发生什么了吗?”

    哈哈哈..这个华玲,这么有意思啊。这娇嗔的样子,简直太迷人了。

    “你....”

    华玲紧咬嘴唇,气的不行,却又无言以对。

    是啊,刚才虽然动作亲密了点,可话说回来,风涛确实没对自己做什么。

    “队长!”

    正说着,就听到不远处传来一声大叫,语气透着激动和欣喜,随后几个人快步迎了上来,正是刘华他们。之前被王强威胁,刘华几个人不敢跟上,但也不想抛弃华玲,只好在这里等着。

    到了跟前,看到华玲的状况,几个人都愣住了。

    这...啥情况?

    就看到,华玲穿着和岳风一样的兽皮,看着很是虚弱的样子,但脸却又透着羞红。

    华玲脸色滚烫,很是尴尬。

    岳风则是一脸的淡然。

    马德。

    终于,刘华反应过来,冲着岳风嚎叫道:“卧槽尼玛,你个废物一样的东西,你把我们队长怎么了?”

    话音落下,刘华紧握着长刀,直接向着岳风冲了过来。

    刘华一直喜欢华玲,此时见她这么狼狈,认定是岳风害的,并且,刘华一直看岳风不顺眼,霎时间,怒火一下子爆发了。

    与此同时,其他队员也都冲了上来。

    岳风一点也不慌,而是偏头冲着华玲笑道:“好妹妹,你的队员对我成见很大啊,你不帮忙解释解释?”

    什么?

    听到这话,刘华怒不可赦,这个废物,竟然喊队长好妹妹?愤怒之下,加快了速度。

    “住手!”

    眼看着长刀就要砍到岳风,华玲忍不住娇喝一声:“你们都别闹了,行不行?”

    见华玲生气,刘华几个人顿时不敢轻举妄动了。

    不过刘华不死心,冲着华玲询问:“队长,这...到底什么情况?”之前他们俩不是被王强那帮人带走了,怎么只有他们俩回来了,而且还穿着一样的兽皮衣服?

    华玲烦的不行,没好气道:“管你什么事儿?”

    刘华表情一僵,不敢反驳,偏头看着岳风,眼中几乎喷出火来,马德,肯定是这个废物搞的鬼。

    经过之前的经历,华玲有些疲累,同时也有些心灰意冷,就找了个安全的地方,暂时搭建了营地休息。

    晚上。

    岳风躺在草地上,心里暗暗寻思,明早再劝劝华玲这些人,如果他们不听,还要继续探险的话,就不管了。

    正寻思着,就听到不远处的刘华和他的队员,在窃窃私语,岳风赶紧坐起来,打起十二分的精神,聆听他们在谈什么。

    “马德...风涛那个废物,肯定做了什么事儿,让队长这么生气。”

    “看到他我就火大,副队,你说怎么办吧。”

    “嘿嘿,明天一早,给这小子的饭里下毒,直接弄死他。”

    说这些的时候,刘华几个人,将声音压得很低很低。

    但岳风此时的境界,几乎是耳听八方,所以听得清清楚楚。

    尼玛!

    刘华这小子,居然这么阴毒,竟然想毒死自己。想玩是吧,好,那就陪你们好好玩玩。

    想到这儿,岳风嘴角勾起一丝冷笑。随即躺下休息起来,一直到凌晨的时候,等到刘华等人都睡着了,这才站起来,仔细搜查了几个人的包袱。

    终于,在刘华的身上,摸出了一个小药瓶出来。

    看到药瓶,岳风露出一丝笑容。

    第二天一大早,刘华几个先后起来,见岳风睡得正香,一个个都冷笑不已,随后,在刘华的指使下,两个队员在岳风的水壶里,丢了一颗黑色的丹药。

    做完这些,几个人当做什么都没发生,然后架起篝火,开始做野味吃。

    很快,肉香四溢,刘华几人兴致很高,纷纷拿出了酒。

    酒过三巡,刘华忽然皱了皱眉,脸色也有些凝重起来!

    奇怪,刚才自己还好好的,怎么现在忽然有种浑身酸软的感觉?而且,这个症状,怎么像是自己带的软骨散?

    与此同时,几个队员也都脸色惨白,冷汗直冒。

    华玲心情不好,在不远处休息,没察觉到这边的异常。

    就在这时,岳风慢慢坐起来,似笑非笑的看着刘华几个:“吃了自己的药,感觉怎么样?是不是浑身酸软,冷汗唰唰往下掉啊。药的纯度还行。”

    说到这,岳风走到篝火前,撕下一块肉塞进这里,撇嘴道:“肉味道不行啊。”

    呼。

    看到这一幕,刘华几个人都傻了,紧紧盯着岳风,又惊又怒。

    尼玛,这小子怎么知道自己计划的?还有,他什么时候把药掉了包,自己都不知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