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上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 万道龙皇陆鸣陆瑶陆鸣至尊神殿懒癌治愈法则应是案深情浅续至尊神殿陆鸣陆瑶至尊神殿陆鸣网游神魔界之义薄云天重生之老子是皇帝楚非梵重生之活在电影里今嫁我是全能作家万古第一仙宗
    夕阳西下,霞光漫天。

    风火城外,翠云峰上,有一张石桌,桌旁,有石凳,一对少年男女相互依偎。

    少年身材偏瘦,脸色略显苍白,面庞清秀。

    少女一席雪白长裙,肌肤如玉,容貌绝美。

    少女脑袋靠在少年的肩膀上,在夕阳的照射下,宛如一对神仙眷侣。

    “瑶儿,真希望能一辈子如此”少年脸上满是幸福的笑容,轻轻说道。

    “鸣哥哥,当然可以了,我们可是说过要一生一世在一起的。”

    少女脸上露出幸福的笑容。

    少年名为陆鸣,少女名为陆瑶。

    看着陆瑶脸上的笑容,陆鸣眼神更是温柔,握住陆瑶柔弱无骨的玉手,道“瑶儿,我虽然筋脉堵塞,不能凝练真气,但只要我能觉醒血脉,到时长老院就会购买灵药,为我疏通经脉,那我就可以修炼了。”

    “我一定会成为一个武道强者,守护你一生一世的。”

    “谢谢鸣哥哥。”

    陆瑶眼中露出感动之色,又道“鸣哥哥,曾经真的有测脉者测过,你遗传了你父亲的血脉吗”

    “是啊,瑶儿,所以将来你的男人,一定会是一个强者。”陆鸣脸上露出自信的笑容。

    陆瑶微微一笑,端起石桌上的酒杯,酒杯中,是著名的血舌兰花酒,散发出淡淡的清香。

    陆瑶闪电般的在陆鸣的脸上亲了一口,脸色羞红,端起酒杯道“鸣哥哥,来,瑶儿赏你的。”

    陆鸣接过酒杯,道“瑶儿,你每天都请我喝一杯血舌兰花酒,我真的很感谢有你陪在我身边。”

    言罢,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酒香在舌尖缭绕的,陆鸣的心就像是酒香一样甜蜜,但下一刻,他感觉有些天旋地转起来。

    “瑶儿,我怎么有点晕你这酒”

    陆鸣扶着石桌,看向陆瑶,但此时,他发现陆瑶的脸色有点冷。

    “哈哈哈,陆鸣,瑶儿陪你三年,无非就是养脉,现在时期已到,把你的血脉贡献出来吧”

    此时,一个中年男子从一旁出现,是陆瑶的父亲。

    轰隆隆

    宛如晴天霹雳,在陆鸣脑海中炸响。

    “瑶儿”

    陆鸣不可置信的看向陆瑶,但陆瑶眼中尽是冷漠。

    “为什么我那么爱你”

    陆瑶冷漠的眼神,像是一把把尖刀,刺进陆鸣的心中,他大吼一声,向着陆瑶扑去。

    但陆瑶只是微微一退,他便扑到在地上。

    “玄元剑派端木麟,六岁修炼,半年打通两条神脉,跨入武士境,九岁跨入武师境,如今十六岁,玄元剑派四大天才之一,而你呢,体弱多病,经脉堵塞,说白了,你就是废物而已,就算你觉醒了血脉,也还是废物,你能和端木麟比吗”

    “这样的天才,才是我陆瑶的良配,想与之联姻,必须要觉醒强大的血脉,你既然那么爱我,不如成全我,以你的血脉,帮助我觉醒更强大的血脉。”

    冷漠的声音从陆瑶口中发出。

    碰

    此时,中年男子一脚踩在陆鸣的背上,手中出现一柄尖刀,叫到“陆鸣,献出你的血脉吧”

    啊

    脊椎处,钻心的痛疼瞬间淹没了陆鸣,陆鸣嘶吼,声音中满是孤独无助以及绝望。

    渐渐,陆鸣陷入了无边的黑暗之中。

    “陆瑶,我待你如挚爱,你为何要害我”

    陆鸣大吼一声,猛然从床上坐了起来,压的楠木制作的床一声嘎吱响。

    陆鸣满头大汗,原来是一场梦。

    不,那不是梦,这一切怎么可能是一场梦呢,那是三天前发生的事实。

    陆鸣,风火成陆家主脉传人,他父亲是陆家家主。而陆瑶,陆家第一支脉大长老的女儿。

    两人同宗不同脉,从小一起长大,青梅竹马,可以说是形影不离,私下里甚至已经山盟海誓,私定终身了。

    陆鸣怎么也想不到,陆瑶会和大长老对他出手,夺他血脉。

    “实力,一切都是因为我实力不足,如果我天赋超凡,实力强大,他们怎么敢这么对我”

    陆鸣双拳紧握,浑身颤抖,双眼满是血丝。

    废物

    这是陆瑶对他的称呼,陆瑶三天前的话仿佛还在耳边回响。

    吱呀

    这时,房门被推开,走进一个身体柔弱的中年妇人,看着床上的陆鸣,关切的问“鸣儿,你又做噩梦看吗”

    这个美妇人,是陆鸣的母亲,李萍。

    三天前,就是李萍担心陆鸣的安危,出去寻找,才救了陆鸣,不然陆鸣已经死了。

    自从六年前传出陆鸣的父亲在外面游历被人击杀后,他就与李萍相依为命。

    陆鸣看着李萍,眼神变的柔和起来,道“娘,没事,只是一个梦而已。”

    看着陆鸣苍白的脸色,李萍坐在陆鸣床边,摸着陆鸣的额头,心痛的道“已经三天了,你每次都大叫陆瑶害你,鸣儿,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是你的伤是因为陆瑶”

    陆鸣道“娘,没什么,你听错了。”

    陆鸣并没有告诉李萍是陆瑶与大长老干的,因为李萍并没有修武道,告诉了李萍,反而会害了她。

    李萍踟蹰了一下,道“鸣儿,以后在他人面前,不能直呼陆瑶的名字了,两天前,陆瑶觉醒了五级血脉,还打通了一条神级经脉,现在已经获得了长老院的认可,两个月后的族会上,将执掌陆家,成为陆家之主,直呼家主之名,恐怕会被人说为不敬。”

    “什么陆瑶要执掌陆家她休想。”

    陆鸣发出低沉的怒吼,眼睛充血,牙关咬的咯咯作响,牙齿都要咬碎了,鲜血都流出来。

    陆鸣的父亲六年前传言被人击杀后,这六年来,陆家一直由长老院管理,并没有立新的家主。

    看到陆鸣这个样子,李萍吓得六神无主,只是抱着陆鸣的头,眼泪不断流下,道“鸣儿,你不要吓娘啊,娘已经失去了你爹,不能再失去你了。”

    “爹你到底在哪啊,鸣儿相信你不会死的,如今,鸣儿无能为力,连家主之位都要保不住了。”

    陆鸣紧紧的握着脖子上的一个挂坠,由于太用力,指甲都刺进了肉里,鲜血不断渗出。

    这个挂坠,青铜所铸,蚕豆大小,是陆鸣的父亲出事之前,托人从外面送回来的,这六年,陆鸣一直带在身边。

    手掌的鲜血渗出,流向了青铜挂坠。

    嗡

    忽然,青铜挂坠轻微的抖动起来,并且变的滚烫。

    陆鸣还没反应过来,青铜挂坠一震之下,居然化为点点粉末,往陆鸣手心一钻,进入到手心中消失不见。

    接着,陆鸣便感觉,有一股滚烫的能量,从他的手心,顺着手臂,一只往上,一会之后,便停留在眉心的印堂穴中。

    “九龙不死,血脉重生”

    突然,一声巨大的吼声在陆鸣的脑海中响起,震的陆鸣脑海嗡嗡作响。

    “九龙不死,血脉重生”

    “九龙不死,血脉重生”

    连续的吼声,不断的在陆鸣脑海中响起,随后,一股炙热的气息,从眉心中出发,涌向陆鸣的脊椎骨。

    下一刻,吼声消失,但脊椎骨上,却有一阵阵麻痒传出,全身变的滚烫。

    “怎么回事”

    陆鸣完全摸不着头脑。

    此时,脊椎骨上的麻痒更加剧烈了,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慢慢的生长。

    “鸣儿,你怎么了,不要吓娘啊。”

    感受到陆鸣身上的异常,李萍更怕,有些手足无措。

    “血脉重生难道我真的能血脉重生”陆鸣心里疑惑。

    古籍有记载,只有非常少的人,血脉被剥夺后,或者因为其他原因损坏后,能够血脉重生,重新生长出一道血脉。

    但是重生的血脉,大部分等级都很低,没有大用。

    但也有极少极少的一些人,能够破而后立,破茧重生,于毁灭中崛起,超脱过去,觉醒至强血脉。

    但这几率小到可以忽略不计,古籍记载,古来都没有几例。

    超脱过去,觉醒至强血脉,陆鸣没有去想,那毕竟几率太小了,他只要能觉醒出血脉,就非常高兴了。

    有了血脉,他就能修炼武道了,改变自己的命运。

    这时,身上异样慢慢消失,陆鸣脸上露出了笑容,道“娘,我没事”

    “你干什么这里是主府,你不能硬闯。”

    突然,外面传来一声娇喝,陆鸣听的出来,是李萍的贴身婢女秋月的声音。

    “啪”

    “滚开”

    一声冷喝,夹带着一声巴掌声,随后一个脸色有些阴沉的青年走了进来。

    “夫人,少爷”一个十六岁左右的少女跟了进来,脸上红肿,浮现出一个巴掌印,正是秋月。

    “陆川,是你你想干什么”

    陆鸣起身,一声冷喝。

    来人名叫陆川,乃是陆瑶的大哥,比陆瑶大三一岁,今年十六岁。

    陆川看到陆鸣,眼中掠过诧异之色,似乎有些惊讶陆鸣居然没死,随后便是一声冷笑“陆鸣,你在正好,我妹妹陆瑶,将执掌陆家,入住主府,所以这主府,你们已经没有资格住了,赶紧搬走吧。”

    李萍脸色一白,她虽然早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但没想到来的这么快。

    李萍惨然一笑,道“陆川,鸣儿身上有伤,等过两天鸣儿伤好了,我们这就搬走。”

    “过两天今天就要搬走,你们想赖在这里,以为我不知道吗”

    陆川冷笑。

    “今天可鸣儿身上有伤啊,今天都这么晚了,让鸣儿休息一夜在搬吧”

    李萍有些哀求道。

    “休息他一个血脉都不能觉醒,经脉堵塞的废物,有什么好休息的,不如死了算了,好了,反正今天一定要搬走。”陆川一脸冷漠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