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阮_10可当亲眼目睹宋识檐直接脱了的衣裳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10可当亲眼目睹宋识檐直接脱了的衣裳 (第1/3页)

  江河看着他的反应。

  心里蓦的松了一口气。

  果然是那丫头一厢情愿,看来老宋什么都不知道,也难怪那丫头看见u盘被老宋拿走了会紧张成那样。

  且要是老宋真跟那丫头有什么,以他的个性,是根本不可能一面跟那丫头不清不楚,一面又跟汪家订婚的。

  “没什么,我就是最近听病人讲电视剧讲多了,”他摆摆手,“什么世家公子本来前途一片大好,偏偏爱上家里的女佣,导致和未婚妻婚姻破裂,最后家破人亡,听的我一阵惋惜啊,这不正好你家里也有个小丫头,年轻小姑娘嘛,心思又活泛,你说你又那么优秀对她那么好,万一她对你......”

  “无稽之谈,”宋识檐骤然打断,声线清冷,“女孩子的名誉岂能随意诋毁,再让我听见这种话,别怪我不客气。”

  江河,“......”

  得。

  提醒都不能提醒一声了是吗?

  他都还没说什么,这就护上了。

  算了,他狗拿耗子操的什么闲心。

  ......

  阮阮拿到u盘,就藏在了包里最里层。

  刚才跑的太久,一度胸闷到喘不过气,她先是坐在沙发上,后来实在难受,就走去了帘子后面的诊疗床上打算闭眼躺一会儿。

  她没打算叫护士,一来是这样的胸闷难受早不是第一次,宋识檐教过她缓解办法,二来,她怕出去会遇到江河。

  可就这么侧躺着,用低缓的呼吸缓了几分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江河让她的情绪没缓下来,她心跳一直很快,心口的窒闷感始终无法消减。

  阮阮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熬过去的。

  大约过了一个多小时,门口传来开门的声音。

  还有年轻女人娇俏的说话声,“识檐,听说城东新开了一家法餐,黑松露鹅肝做的不错,我们就去那家好不好?”

  是汪丛珊的声音。

  宋识檐微微颔首,说了声好,见阮阮不在,拿出手机就要给她打电话。

  阮阮憋闷的满头大汗,她知道宋识檐回来了,可就是难受到一个字都喊不出来。

  汪丛珊很高兴,“还有我们的婚纱上回也没看成,要是等会儿有时间......”

  她话未落,宋识檐意识到什么,突然走向了帘子那头。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