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阮_6 睡裙的花边领口散落下来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6 睡裙的花边领口散落下来 (第1/3页)

  梦里春日杏花吹满头,影影绰绰的光影里,她爱着的男人有着温暖宽厚的胸膛,一双温柔而克制的手,在他卧室那张她想了很多年却从未敢躺过的床上,他喘息着伏在她身上,呼吸沉的厉害,那只骨节分明的手握着她的细腰,掌心的温度几乎要将她烧灼,缠绵的吻落了她满身......

  一夜胡思乱想加不合时宜的春梦,阮阮第二天自然起迟了。

  桌子上放着宋识檐给她做好的早饭,她最爱吃的蟹黄汤包,旁边放着一份西医综合的真题卷。

  阮阮知道这是老规矩。

  她从小到大都是学渣,大学学医也是宋识檐替她选择的志愿,所以凭她的专业成绩自然拿不到a大的保研名额,宋识檐更不可能给她开后门占用仁济保研资源,她只能老老实实的考。

  上午的外科学要点名,阮阮猫着腰进了教室,她以为她是最后一个,结果有人比她更晚。

  “哎,有吃的没,老子快饿死了。”阮阮肩膀被轻拍了一下。

  授课的老头滔滔不绝,阮阮低着头,从书包里拿出一袋宋识檐给她准备的面包,悄悄递了过去。

  宋辰快速接过,“就知道你有,你这丫头三天两头低血糖,我三叔宝贝的跟什么似的,你这儿铁定什么吃的都有。”

  阮阮耳根子红了一下,却没反驳,看见宋辰吃的跟饿死鬼投胎,眼底都是青灰,“你昨晚又做实验通宵了?”

  “没有,”宋辰道,“这不系里马上要保研了,我想读三叔的研究生,可三叔非要我出国深造,昨晚就这事跟家里掰扯了一晚,还好早上我去院里找了三叔,跟他鞠躬鞠的快跟遗体告别一样了,三叔才勉强同意。”

  阮阮,“......”

  说实话,她从小到大都羡慕宋辰。

  宋家唯一的孙辈,从小就是学霸,他们两个的学业都是宋识檐亲自指导的,可宋辰永远甩她十几条街,很多知识点宋识檐一讲他就会,到了她这里就......阮阮觉得她的笨脑子能考上a大,真的全凭宋识檐压着肝火的耐心。

  她其实也想考宋识檐的研究生,可担心会被他拒绝,一直未敢开口。

  “你手里拿的什么?”宋辰拿过试卷,“啧啧,三叔又让你做西医综合,你都做了几十套了怎么还要做,真不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